三倍价差催生投机中国粮食警惕热钱

日期:2020-07-23 05:51:04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前,一份有关我国的农业(粮食)安全体制漏洞的调查报告上交国务院。参与出具该报告的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技术贸易壁垒中心的一位研究人士告诉记者,粮食安全与农业安全问题,已经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警惕。

而据记者了解,中国农业根本大法的修改也已提上议事日程。“新法修订的任务交由农业部、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四部委联合完成。”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2002年通过的农业法还在单向地鼓励农产品的出口贸易。现在国家需要警惕的则是国际资本对我们粮食安全体系的威胁。”

国际资本觊觎粮食价值洼地

6月25日,泰国100%B级大米报价为每吨760~810美元,约合人民币每斤6元,而国内米价仍维持在每斤1.8元左右。

热钱的本质是追逐利润,在全球28个国家出现粮荒,全球粮食储备已经降至35年来的最低水平之际,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粮食生产量最大和消费量最大的国家,中国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热钱追逐的对象。

这也是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曹建海最关注的一个问题。“资本从没有投资前景的楼市与股市退出后,下一个进入领域就是粮食,如果大量的资本进入,粮食价格很快就会失控。”

“国际粮价飙升,虽然国内政府控制粮价有利于稳定国内经济生活,但较大的价差造成了投机的空间。”农科院黄季琨教授指出,2007年7月以来,全国猪肉价格月同比增长幅度平均达71%,食用油为40%,蔬菜为23%,粮食仅为5.3%。投资粮食的获利性一目了然。

而据记者了解,在国际粮价大幅上升之际,商务部已经联手海关,严查粮食通过各种方式走私的行为。不过目前仍有一些不法贸易商,通过香港、澳门的一些人员用蚂蚁搬家的方式从内地往香港、澳门小规模夹带大米,然后转口欧洲。“不要小看了这些蚂蚁搬家,巨大的价差也可以让贸易商牟取暴利。”消息人士提醒记者。

“如果按照粮价到年底翻一番的国际推测来看,投资粮食市场的获利空间比高利贷还要高。因为高利贷有很大的风险成本与讨债费用,而粮食除了短期的储存费用之外,成本很小。更何况,热钱进粮食市场,对价格的推高作用可能会更大,如果不加控制,粮食市场对热钱的聚集效应会不断攀升。”曹建海说。

而据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专家张明出炉的“最新在华热钱数额”报告显示,从2003年开始至今,连同热钱在华获得的收益在内,中国资本市场上的热钱数额已高达1.75万亿美元,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截至2008年3月底的中国外汇储备存量的104%。

“热钱对中国农业的投资兴趣高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这不仅在于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购买力强,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我国对农业的保护制度缺乏系统性考虑,热钱最好作局,这也是它们蜂拥而至的重要前提。”国际资深投资人辜勤华博士告诉记者。

在采访中,众多采访对象一致认为,尽管目前无法确切统计究竟有多少热钱进入中国粮食领域,但可以肯定的是,热钱对中国农业的投资兴趣高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原因就在于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

警惕制度漏洞

事实上,国内粮食市场的隐性危机,已经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

“旨在建立国家农业安全体系的《农业法》的修改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知情人士说。

曹建海认为,现行的2004年通过的《粮食流通管理条例》存在很大漏洞。“该条例规定‘市场调节为主,政府储备为辅’,在该体制下,个体经营户只要具备相应资格就可以买粮卖粮,而且只有买卖的下限,没有上限,如果热钱收购一大批这样的具有采购资格的公司,那么他们就可以合法地大举买卖粮食。”曹建海说,同样需要警惕一些香港的贸易公司的暗中操作。

另有业内人士称,如果地方虚报,中央就难以获得准确的储备粮数字。而由于地方粮库警惕性不高,随便一个微服私访就能打开粮库,也使得外资的耳目有可能比某些中国相关部门更了解中国的储粮实况。这种情况使得觊觎的外资更容易作局中国粮食。

据了解,2007年12月出台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标》已经对外资在农业领域的投资进行了调整,一是要求在作物品种、粮食生产、转基因、棉花、重大的高科技及生物安全方面一定要由中方控股。二是加强对粮食相关领域的控制力,包括化肥、农药、粮食的零售、批发及物流领域等外资只能参股。

然而,对于该制度出台后,我国的农业(粮食)安全是否还存在漏洞,前述外经贸学院人士表示,由于刚刚为国务院完成有关农业产业制度漏洞的调研报告,具体细节还不便透露。“但目前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标》下,外资仍有很大的操作空间。”该人士说,新目标只针对以后的投资行为的调整,对既往的投资行为并无影响。另外,外资仍可以通过在原有企业下属的分厂进行投资,所以国际资本在农业领域的强大的渗透力目前不容忽视。

而今年3月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研究扶持农业生产的政策措施,决定立即采取增加农资综合直补、增加良种补贴、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格等一系列综合措施,进一步加大对农业和粮食生产的政策支持力度。

“如果国家能够将这些政策逐一落实的话,对国家粮食市场的保障体制就会大为提高。”国家粮食局粮食研究所的亢霞说。“国内粮食市场的价格一定不能跟着国际市场走,如果国内与国际看齐的话,国内的生产品种也会变得逐利,大豆涨价,大家都种大豆,到明年国际买家就会让小麦涨价,他永远都能把你甩在后面。”辜勤华说,加强对农业板块上市公司的控制力,并对非上市的农业相关领域的产业保持高度关注,加大对农业基础设施领域的资金支持同样重要。

辜勤华提醒,欧美发达国家对农业安全的重视甚至超过能源安全。“美加自由贸易区、欧盟成员国之间的主要矛盾也是集中在农业及农产品 (20.6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